一秒记住【妖妖玖小说网www.sstgd.cn www.sstgd.cn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这老仆的态度,好像手臂是我砍的。

    戚笼沉吟了下,一点印象都没有,想了想,把戚小骨手上的短刀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道器,警恶。

    《山堂肆考》:杨贵妃父玄琰,少时曾有一刀,每出入道途间多佩之,或前有恶兽、盗贼。则所配之刀锵然有声,似警于人也,故名警恶刀。

    这口道器的作用跟那口大唐名刀差不多,只不过在刀柄下端,有一颗米粒大的缺口。

    这口道器是坏的。

    戚笼将刀身一转,青铜刀柄上,有一个大大的‘费’字。

    “费姓、寓将军,刀客,”戚笼脑中灵光一闪,自言自语,“不会这么巧吧。”

    古月河畔,吕阀大战八阀联军,戚笼无意间闯入,被数万人围殴,这是一切故事的开端。

    做为这场大战的误入者,他记得很清楚,这八阀联军中,其中一支军阀便姓‘费’。

    寓将军也不姓寓,而是在这兵荒马乱的世道,由于各种原因,失了兵权的一阀之主。

    这些人逃到‘租界’中苟延残喘,要么心灰意冷,要么谋图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些年搜刮来的财产,便是他们东山再起的本钱,也是租界的一大财源,掮客、门客、说客,大量的人靠此为生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‘寓将军’,混的好的少之又少,大多数寓将军在钱财耗尽之后,下场都很凄凉。

    这姓费的一支,貌似就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“某种意义上,也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,”戚笼把玩着刀身,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被吕阀的几位豹将围殴,无奈困入战场中,最后断了一节脊椎骨。

    而那位费阀阀主,以及刚刚这疑似费阀阀主的儿子,也被打的流落此地,成了寓将军。

    老仆或许便是家将一般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?”

    戚小骨重重打了个饱嗝,肚皮鼓的跟小孕妇似的。

    “客人,我们这里只收灵银,不收凡银。”

    戚笼想了想,道:“你觉的我像是有钱人吗?”

    店小二也犹豫了下,道:“我看您,有点像是吃白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眼力!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的饭钱,我替他付了!”

    又是一位身材高大,但身穿花绿锦袍的阴柔年轻人走来,嘴一咧,露出一嘴宝石牙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幸请这位朋友喝茶吗?”

    这种稀奇古怪,却又特别显富的打扮,一看就是‘蜘蛛贵族’的风格。

    蜘蛛贵族也是‘租界’里的常客,跟‘寓将军’一般,只不过他是专门吸人血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今日运气不太好,”戚笼嘿嘿一笑,摸出了张令牌,“这个能抵饭钱吗?”

    那店小二面色一变,双手交叉,小拇指翘起:“爪仆人闫灵甲见过主人。”

    在关内开店,还顶着‘七府大酒楼’这种招牌,果然是蜘蛛贵族这种顶级掮客干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“走吧,听洪爷的话,吃完霸王餐就乖乖回去,莫要惹事。”

    戚笼拎着小不化骨,一大一小揉着肚皮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日家族,”那位蜘蛛贵族深深皱起了眉头,“查!”

    爪仆人垂首。

    蜘蛛贵族的十三支直系血脉之中,那日家族和闫灵家族一向是劲敌。

    “呕~”

    华丽豪奢永远只是‘租界’的表象,在一座破落老宅前,华服年轻人,曾经的少将军费锦,正在对着下水道干呕。

    曾经的少将军,拿来当小丑是上好的素材。

    “老韦,他真是那名刀客?”费锦擦了擦酒渍,抬起头,两眼居然全是清明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,虽然过了很久,但那一战中,谁把我这只手臂砍掉的,老仆记忆犹新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在对付吕阀一事上,他是可以联盟的对象?”

    老韦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道:“少爷,老爷只是希望你一生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寓将军,龟儿子,这种平安要来何用!”费锦恶狠狠的道,其神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